ibook-> 历史军事 ->替天行盗章节内容

第一百九十九章【老狐狸】(下)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辛苦了这么多年,总不能空手而归,皇宫找不到,皇陵也成。”

    谈话间已经越过沙丘,在他们的前方出现了大片圆锥状的土丘,其中九座宏伟高耸的就是西夏皇陵,周围大大小小的二百多座是陪葬墓,这片墓葬群被称为东方金字塔,在中国乃至在世界上都堪称墓葬群中的奇迹。

    吴杰勒住缰绳,缓缓抬起头,他听到了来自空中的遥远雕鸣。老于头举目望去,却见黄昏黯淡的穹顶之上,有一个小小的黑点,如果不是吴杰的这个举动他根本不会觉察到,内心中对吴杰更是佩服。

    罗猎纵马来到吴杰身边:“这里就是西夏皇陵了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拿起那幅谭天德手绘的地图看了看道:“如果地图无误,天庙就应当隐藏在皇陵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吴杰道:“大家小心,尽量不要分开,相互之间彼此照应。”他有种不祥的预感,这种感觉仿若危险来临,可是又不同于以往,吴杰努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,内心中却只有一个缥缈虚无的形象,他低声问道:“你有什么发现?”这句话显然是在询问罗猎。

    罗猎摇了摇头,自从走入这片戈壁,他时常会出现误判,砖头向颜天心望去,却见颜天心呆呆坐在马上,双目直愣愣望着夕阳落下的方向。

    颜天心喃喃道:“她在那里!”

    几人循着颜天心的目光望去,却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    颜天心看到天地间,一个红色的倩影正缓步向他们走来,正是冰棺中的少女,白嫩的双足走在被夕阳染红的黄沙之上,东风习习,衣袂飘飘。那少女虽然离得极远,可是颜天心却可以清晰看到她的模样,眉目如画却面无血色,越发映衬得唇如烈焰,泛着蓝色幽光的双眸盯住颜天心,唇角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颜天心因她的笑容感到内心一紧,整个人宛如从万米高空突然坠落,空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天心!”罗猎的呼喊声及时将颜天心拉回到现实中来,当他发现颜天心的情绪不对之时马上打断她的思绪,以免颜天心陷入幻境不能自拔,这种状况他们在九幽秘境之时就曾经遭遇过一次,颜天心看到的场景应当源于她的想像。

    吴杰也察觉到颜天心刚才的表现有些反常,轻声道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颜天心眨了眨眼睛,再看天尽头哪还有什么红衣少女,颓然道:“想来是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吴杰道:“魔由心生,这世上许许多多可怕的事情都源自于你的内心。”

    颜天心心中暗奇,吴杰虽然目不能视,可却要比很多的人都要明白。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人吓人吓死人,天就要黑了,我看咱们还是就地扎营,等明儿天亮之后再进入陵区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颜天心因为刚才所看到的幻像心情沉重,也对此行可能遭遇的风险重新估量了一下,夜晚前往陵区绝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,于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吴杰来说白天黑夜本没有什么分别,可他虽然表面孤僻,但并不是一个毫不顾忌队友之人,目前他们五个毕竟是一个团队,应当尊重多数人的意见。老于头是出于报恩的目的而来,尽管如此他也不会盲目拿性命去冒险,在几人达成一致意见之后,马上着手扎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购置了一些物品,可因为此行的距离不远,并没有携带太多的行装,唯一的帐篷自然就分配给了队伍中的唯一女性颜天心。老于头利用枯枝升起一堆篝火,用吊锅煮了小米粥,大家吃着烤馕,喝着小米粥,啃着牛肉干倒也得到了难得的安逸和调整。

    罗猎主动要求负责值守,其他人各自去休息,坐在篝火旁,翻开掌心刀的秘籍,自从在圆冥园地宫得到这套刀谱之后,罗猎就未曾中断过研习,罗猎的飞刀技法是在美利坚马戏团中学来,他在飞刀方面的悟性很高,所以才会无师自通,年纪轻轻就修成一流刀法,在这方面罗猎没有师承,自然谈不上什么套路,这套刀谱可谓是集最为精深的刀法于大成,罗猎的基础本就牢靠,在得到这本刀谱之后有若在眼前开拓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给予罗猎最大启示的地方在于以气驭刀,如果修成之后,非但可以将内力贯注于刀身之上,还可以自如控制飞刀的飞行轨迹。

    罗猎看得正在入神之时,宋昌金悄悄来到他的身边坐下,将一个酒囊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罗猎笑了笑,将刀谱收好,谢绝了宋昌金的好意:“我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上好的马奶酒,不喝可惜了,还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喝到。”

    罗猎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并不乐观,朝前方皇陵的剪影看了一眼道:“你担心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宋昌金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担心,是一定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又道:“你有没有听说过阴兵?”

    罗猎点了点头,他不但听说过还亲眼见到过,在九幽秘境就曾经遭遇了以颜阔海为首的护陵武士,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阴兵吧,就在昨晚他们还和谭天德那群土匪并肩战斗,击退了一些重甲骑兵团的进击。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西夏皇陵存在了这么多年,都没有被毁去,绝不仅仅因为地处偏僻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你是说这里有阴兵守护?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有人曾经亲眼在这一区域目睹一支西夏兵团,成千上万。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一支如此规模的军队靠什么存活?又是如何隐藏起来的?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解释不通,你既然是老罗家的人,就应当看过三泉图。”

    罗猎没看过什么三泉图,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,他摇了摇头。宋昌金颇为奇怪,有些诧异道:“老罗家就你一根独苗,为何没有将三泉图传给你?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三泉图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三泉图乃是一幅老罗家祖上传下来的图谱,这本图谱中记载了形形色色的奇怪生物,机关暗道。”他停顿了一下又道:“罗家的祖上是做什么的你应当知道。”

    罗猎照实回答道:“我在遇到罗行木之前并不知道罗家过去从事什么行当。”他并不知道爷爷罗公权乃是摸金门里的一代宗师,在他的印象中爷爷是个古板严厉不苟言笑的老学究。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看来他果然是想金盆洗手了。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我听说一件事,据说老罗家曾经有五个儿子,却都先后遭遇不幸,老爷子将所有一切都归咎到罗家祖上昔日所从事的行当上,所以就此金盆洗手隐姓埋名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洗的干净吗?”他凝视着罗猎,心中已经断定罗猎就是他的侄儿。

    罗猎道:“你是三伯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宋昌金这次居然没有否认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罗猎道:“我听说你被土匪劫走后来遭遇了不测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劫走是事实,撕票却是假的。”这番话等于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罗猎道:“爷爷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宋昌金抿了抿嘴唇,凝望熊熊燃烧的篝火沉默了下去,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:“他又岂会在乎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罗猎虽然不知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,从宋昌金的态度上也能猜到他们父子两人曾经发生过不快。在罗行木死后他本以为罗家再无亲人,想不到在西北边陲居然又遇上了一位被早已宣告死亡的三伯罗行水,心中自然而然地感到亲切和欣慰。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往事不堪回首,罗家只剩下你我了。”

    罗猎点了点头道:“你对这片皇陵熟不熟悉?”

    宋昌金有些敏感地看了他一眼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猎笑道:“你不要误会,我是说您在新满营那么多年,应该搜集了这里的不少资料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小子,你是不相信我会对皇陵无动于衷,认为我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盗墓对不对?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看来您还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宋昌金哼了一声道:“误会?你小子才多少年的道行,老子若是看不穿你的那点心思等于白活了那么多年。不错,我的确有过这样的心思,可是这一带非常的邪门,放着那么多的皇陵在这儿,打主意的门中高手不在少数,可但凡动手者无一能够得到善终。”

    罗猎道:“这么邪门?”

    宋昌金道:“孙长青,徐当午,这可都是摸金门里顶尖儿的人物,十几年前先后看中了这片地方,可结果呢?两人先后都死在了这里。”罗猎听到这些事并未流露出太多的忌惮,宋昌金突然压低声音道:“近一百年,前来盗墓者不计其数,可真正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只有一个,你猜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罗猎听他说到这里心中隐然猜到此人自己应当认识,他猜测道:“你是说我爷爷?”

    宋昌金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就是他,他是唯一进入西夏皇陵能够活着离开的,可离开之后就选择金盆洗手,对于其中的经历只字不提,而且他好像也没从里面带走任何的东西。”